夏末秋初,我的气球 , In 此间山水 , Views: 828 , Comments: 1 , Index: 4576 , 19 August 2008

记得前年的这个时候,我们经常坐在图书城二楼落地窗户旁看书,对吧?一晃快两年了,又是同样的秋天,叶子开始泛黄,晚风吹起时有点微微的凉意。我还是有点怕冷,穿着厚厚的秋衣还时不时会不由自主地缩脖子。

我挺怕这样的季节,夏末初秋,我已经感冒过三次了。头晕的时候我就只想躺在床上不起来,可是机房里却还有很多事在等着我去做。每天八点到晚上九点,一个小小的房间里,一台转起来还吼吼作响的旧电脑。

去武商买的茶包没喝完,扔了。买的时候觉得泡起来方便,就买了一大包,回来却又懒得泡了,洗杯子麻烦。每天喝从厕所的水笼头里接来的水,尽管烧开了,却还是会闻到一股很特别的味道。偶尔去同学桌上拿几朵菊花或玉蝴蝶,自己不想买了,从来就没有喝完过,最后都浪费了。

前几天常见叫我过去玩,于是从华师一路走到理工,阳光暖暖地照在身上,感觉很舒服。你以前好像跟我说过多晒晒太阳对皮肤有好处,不过我忘了你说这话的表情。反正你总会在开心或不开心的时候撇嘴,配上塌塌的鼻子,样子很可爱。

凌波 , In 此间山水 , Views: 736 , Comments: 0 , Index: 4675 , 12 August 2008

春日睡懒,在明丽的清晨醒来是一件幸福的事。推开门窗,在阳台上舒展筋骨,眺望远方,只觉得神清气爽,活力倍增:想发奋,想和远方的亲人通信,想和梦中的她道声早安。

下楼去,希望找个怡人的去处,于是闲庭信步,徜徉在一步一景的校园中,枫园,湖滨……执拗的脚步终于停了下来,又到了凌波门了,就像回到了梦里。

“凌波不过横塘路,但目送芳尘去。”凌波门让我想起了“洛神赋”,想起了“青玉案”,想起了大理公子的画中之师。“凌波微步,罗袜生尘”。喜欢凌波门这个名字,胜过武大的其他地名——浪漫的樱园,芬芳的桂园,秋暮的枫园,寒香的梅园。它让我重新理解了它所背靠的那座山:一位仙子在东湖边临风泼墨,她的画笔活泼,她的体态轻盈,她眉头微颦,似思似嗔。画卷初成,墨迹未干,她飘然而去,留下一副细致的笔架。笔架化成了一座矮山,于是就叫落架山。后来小山沾了灵气和珠光宝气,有了一个华丽的名字:珞珈山。

评价开幕式要有个原则 , In 此间山水 , Views: 522 , Comments: 0 , Index: 3840 , 10 August 2008

我觉得评价一场这样的盛典,
任何个人都应该只以个人的感受作为表述中心。
你可以说,“这个开幕式没有震撼我”,或者“我看得都睡着了”,或者“我觉得很没意思”,
这些都可以,因为这是你的个人感受,这个感受不仅和开幕式的真实艺术水平有关,更和观众的个人艺术水平有关。
最忌讳的就是一个普通得不能再普通的观众,却言辞激烈的从整台盛典的设计层面、艺术价值、导演水平去否定开幕式,给人感觉就是,开幕式不请你去当导演真是败笔。比如,对刘欢的服装,主题曲的选择,点火的创意,
这些,我们都只有资格说自己喜欢不喜欢,绝对没有资格对国内最顶端的艺术工作者的专业劳动成果作进一步的解读-因为我们都没有这个解读的能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