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生水起~ , In 此间山水 , Views: 777 , Comments: 0 , Index: 4515 , 25 February 2009

武汉的天气和家里大相径敬,家里冬天会有很多阳光,但是多半温度用来化雪,而武汉整天阴沉沉的,就像我把老爸的烟扔了时他那臭臭的郁闷的脸。 偶尔,天放晴了,大把的阳光从指缝间穿过,暖洋洋的让人欣喜,于是就有好多人跑到操场草地上晒太阳,估计是怕自己发霉了,室友说要拿个衣服挂把我夹起来挂在操场旁边的栏杆上晒一天,肯定会成为烤鱼干,他们本来都等着我怎么恶毒的回敬,我痴呆的想了想,说:“挂一天不会糊么,你们不会帮我翻个面?”操场上每天都会有人跑步,惊人的一致是他们都是逆时针跑,我一直不知道原因,刚好英语读到“supersitition”(迷信),就无端猜测大概是北半球的抽水马桶的水都是顺时针的,他们比较避讳吧。。。站在旁边挥斥方遒一脸辉煌的看着他们,一圈一圈,一个一个,却幼稚的想起了贪食蛇。。。
图书馆三楼,第二排桌子,阳光走进来,用温暖的姿势站立,听着周围沙沙的书写声,看着考研大军们还在为前途努力,光线下浅浅的微笑,满眼突然晴朗而明亮。在夜幕降临的路上走回寝室,路灯昏黄,拉长一个个从它下面走过的故事,灯光透过茂密的树叶,斑驳的映射在地上,月色弥漫下,尘世忽然盛大而华美。空荡荡的车棚,冷清清的小径,天幕边,隐隐透出晕染的日光,银色云朵像被随意泼洒的图画,一层一层,叠纸般地渗透。学校里的树木长势正旺,宽大的叶子层层叠叠,像一片绿色的海洋,风一吹,就波涛汹涌。要大寒了,树木哗啦哗啦掉了好多叶子,满地金黄,倍感凄凉,友情,亲情,爱情,叛逆,张扬……这些都好像成了成长路上的风景,我们的目光追逐它们飞快离去的背影,却也只能望着飞扬的尘土轻轻地叹息。
年华晕染出华丽的底色,一切的一切,不过是风生水起而已。

关于戏剧和人生 , In 此间山水 , Views: 1020 , Comments: 1 , Index: 5538 , 15 February 2009

武大本身就是一个充满诗意的地方,烟雨笼罩之时爬上樱顶,不论是对面若隐若无的珞珈山,还是背后沧桑沉稳的老图,在此刻都会让浮躁的心重新安静下来。我曾以为如今的武大已然不再是昔日那个人文圣地,我曾为如今出现的功利之风而扼腕,我曾因为如今难以感受到质朴踏实的校风而感到惋惜,然而易栋老师的课程却让我突然萌生感动。

心灵是需要安静的。但凡去欣赏一种艺术的时候,做到心无旁碍不见得是一件很难的事情。譬如欣赏音乐的时候,你大可以沉醉于肖邦巴赫贝多芬,去谈转调、轮奏和曲首冠音,而欣赏戏剧的时候,也大可以倾心于其唱词、身段和音乐之美。例如昆曲就集歌、舞、曲、乐、词于一体,让很多人为之痴迷,具有极高的欣赏价值。

人生如梦,能够在现实生活中找到自己心灵的静处并经常归属是一件多么难得的事情。常常想这个世界是怎么了,多了那么多的不可理解,那么多的无可奈何。学经济的时候,为伦理的缺失而无奈,看政治的时候,为自由的限制而无奈,即使说到大学,也要为精神的褪去而无奈。匆忙的脚步、匆忙的人生。难怪词曲诗文会是许多人的归宿,因为你在这个真善美相对纯净的世界里才能够看清自己。情、尽情,理、至理。

痴迷并非一件坏事。如果它值得你去喜爱,就由着本性去痴迷吧。比如沈从文先生就痴迷于创作,可以在重新踏入湘西小镇时候横泪直流,可以在与学生谈写作时开心大笑。人生,不妨率性一点。然而随群是大多数人的习惯。世俗的观点不一定能够阻碍前进的步伐,然而影响却是不可避免的。尽其力去恢复戏剧的生存发展空间,去徜徉于戏曲的精妙与不凡,去研究自己喜爱的东西,未必是一件容易的事情。然而哪件事情是容易的呢?人生不也如此么?

WHU的最后一个春夏 , In 此间山水 , Views: 836 , Comments: 3 , Index: 4830 , 05 February 2009

最后不到五个月的时间。
这满园的景致,又有多少能存入脑海。
多少往事,不都随风而逝?

而或我们都匆匆,
无论珞珈山月,东湖晨曦,樱顶风物,梅桂芳华,滨枫翠色;
便为纷繁事务所驱策。

而或草木无心,我等过于多情罢~
撒手而辞,奈何无情?而憾乎?

便须珍惜这一春夏~
便是众人踏出这一方园子,走向世界幸福的角落。

或许还须寻找什么,
或许还须记得埋一希望的种子在弘波湖畔,
或许也能真如电影里预见未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