初见时彼此的微笑…… , In 此间山水 , Views: 751 , Comments: 0 , Index: 3916 , 25 April 2009

再读席幕容的《初相遇》,她说:美丽的梦和美丽的诗一样,都是可遇而不可求的,常常在最没能料到的时刻里出现。
  
我喜欢那样的梦,在梦里,一切都可以重新开始,一切都可以慢慢解释,心里甚至还能感觉到,所有被浪费的时光竟然都能重回时的狂喜与感激。胸怀中满溢着幸福,只因你就在我眼前,对我微笑,一如当年。
  
我真喜欢那样的梦,明明知道你已为我跋涉千里,却又觉得芳草鲜美,落英缤纷,好像你我才初初相遇。
  
由此看来,每个人都有着一种初遇情结,真的就象一杯清水一样清纯透明。而诗人给它以诗意的注释,让人感觉到初相遇的美丽、温馨和浪漫。生活中常常有这样的情景,初见后的分手,有如曾经挥手的云彩,也似轻轻告别的康桥……
  
最美的在心不在远处。曾经,初相遇是怎样的一种情怀?人生若只如初见,岂不是人生最好的写照吗?

樱园浪漫 , In 此间山水 , Views: 919 , Comments: 0 , Index: 5193 , 02 April 2009

其实,它叫什么名字我并不在意。然而我确实喜欢在折来折回的独自漫步;或者在树下的石凳上休息,阅读。这里的景色,很容易被匆匆路过的孩子所忽略。每一条鹅卵石小路的旁边,都有不同的树木不同的景色。或是两排笔直参天的杉树,或是高过人头的灌木,或是樱花树或是棕榈。

在石亭周围,那巨大的古藤缠绕着参天的树,让人有顺着攀上去的欲望。那还年轻的棕榈树,自然的生长着,老去的叶子就坍倒在地上,混入到泥土中。厚实的棕把树干紧紧包裹着,如同看护着永远长不大的孩子。棕榈,象征着繁荣和昌盛。在我们家乡,家家户户门前屋后都会种植几棵。

高大繁茂的树林里,小草会缺乏生长空间。然而这里的大树都是稀稀疏疏的,却又在整体连成一片。树底下的小草迎接着从树缝里透过的阳光,自由的那么铺了过去。记得以前军训的孩子,老喜欢就顺势躺在这里的草地上休憩。

我语言的缺陷类同与我植物学知识的匮乏,我难以用精美的言辞去表述这一片林子子各种树木,花草。他们对四季,一直在默默的征服我。初春的红梅,暮春的樱花,和弥漫的青草香味,粉红纯白的茶花,夏天大朵而持久的玉兰,秋天的银杏,冬天的腊梅,还有众多不知名的植物。对了,还有枇杷树。春天的傍晚,枇杷树新生的叶子泛白而秀美,朦胧中如大而美丽的花朵。待得成熟之时,各种饥渴的孩子,清洁工,便想法设法的去摘果实,倒也是校园里年年有的风景。

于两情相悦下独守一方 , In 此间山水 , Views: 923 , Comments: 0 , Index: 3925 , 03 March 2009

好久不曾提笔,好久忘却了该记下一些供将来回忆的东西。

这个好久,已经趋于很久了,对于一个我这样的人,这个“很久”可能是我文字路上致命的一段沟壑。

我不是一个能随心所欲灵感顿悟墨水涓流一刻思绪可换来下笔千言的人,我需要不停的锻炼我的神经活跃我的思维使我时刻处在胡思乱想的状态,这样我才能不至于陷于提笔无言搔头揉眼的痛苦状态。

可是近来的生活近来的调情格调使我忘却自己天生的缺陷愚钝后天的无为无知。以前不相信什么壮志未酬报国无门能够催生雄浑壮阔弦惊天动的文章,不相信爱情缺伤亲情迷失能够迸发扣人心地婉转流恋的诗词,当我现在处于温柔之乡中,我完全相信了这一点。

以前的我,动辄思苦,爱情的缺失使我迷恋文字的诉唱,我可以终日流走,沉怀于一个人的世界,追寻一段不存在的稀美爱情,这时是凄美且惆怅的,这时就激发我内心潜在的忧郁和伤悲,热闹中我寻找孤单,孤单中我追求热闹,看着众人疯狂而舞,我迷失自己舞到疯狂,直到自己筋疲力尽,一个人落魄离开。独行的路上,我是清醒的,清醒得痛苦,痛苦得我必须把此转移到其他东西上去,于是我选择了文字。然我于文字又不在行,笨拙而彳亍的进行着文句的再造,不为艺术品味,只为日后往事的迷恋。就这样一路彳亍,还留下了些许文句,我是欣慰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