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生水起~

QQ上一个好友的个性签名写着“长大是人必经的溃烂”。

看着这句话,愣了好久,恩,我喜欢溃烂这个词,它让我想起来一个朋友,我把他爸妈给他的儒雅的名字杜撰为“溃疡”,并且发扬光大,曾经轰动一时。。。

不知不觉,来到大学已经一年多,发现自己走路的速度正成为单调递减的趋势,记得以前看过一本书叫《慢下来》,讲的是人们只懂快乐,而不知慢乐的内涵,我估计自己就是在享受慢乐吧,不是安乐就好。。。当然这只是给别人一个文学点的解释,真正的原因无从知晓,经常是撑的走不动了,每天游走于两个极端,不是饿死,就是撑死,饿死的原因是中午起床,睡的七荤八素,心里还无限愧疚,撑死的原因是三顿饭并一起吃,脆弱的胃无法承受。感觉以前像牛一般勤勉,现在如猪一般堕落。。。当然也会做梦将来似鹰一般飞翔。

周董的专辑又如约而至,每年一次。。。很准时,专辑主打歌寝室一天三十几遍,现在听到那旋律就想吐——任何新东西变成了旧东西你都会厌烦,就像男人对待女人一样,本性是宿命。有人说,周董没创新,还是老东西,风靡过后能否尘埃落定,谁也不知道。可是说这些的人还是会不断的听这没有创新的melody~从方文山绝美的歌词中寻找自己故事的影子,也许这就是“坐着说话不腰疼”?

武汉的天气和家里大相径敬,家里冬天会有很多阳光,但是多半温度用来化雪,而武汉整天阴沉沉的,就像我把老爸的烟扔了时他那臭臭的郁闷的脸。 偶尔,天放晴了,大把的阳光从指缝间穿过,暖洋洋的让人欣喜,于是就有好多人跑到操场草地上晒太阳,估计是怕自己发霉了,室友说要拿个衣服挂把我夹起来挂在操场旁边的栏杆上晒一天,肯定会成为烤鱼干,他们本来都等着我怎么恶毒的回敬,我痴呆的想了想,说:“挂一天不会糊么,你们不会帮我翻个面?”操场上每天都会有人跑步,惊人的一致是他们都是逆时针跑,我一直不知道原因,刚好英语读到“supersitition”(迷信),就无端猜测大概是北半球的抽水马桶的水都是顺时针的,他们比较避讳吧。。。站在旁边挥斥方遒一脸辉煌的看着他们,一圈一圈,一个一个,却幼稚的想起了贪食蛇。。。

图书馆三楼,第二排桌子,阳光走进来,用温暖的姿势站立,听着周围沙沙的书写声,看着考研大军们还在为前途努力,光线下浅浅的微笑,满眼突然晴朗而明亮。在夜幕降临的路上走回寝室,路灯昏黄,拉长一个个从它下面走过的故事,灯光透过茂密的树叶,斑驳的映射在地上,月色弥漫下,尘世忽然盛大而华美。空荡荡的车棚,冷清清的小径,天幕边,隐隐透出晕染的日光,银色云朵像被随意泼洒的图画,一层一层,叠纸般地渗透。学校里的树木长势正旺,宽大的叶子层层叠叠,像一片绿色的海洋,风一吹,就波涛汹涌。要大寒了,树木哗啦哗啦掉了好多叶子,满地金黄,倍感凄凉,友情,亲情,爱情,叛逆,张扬……这些都好像成了成长路上的风景,我们的目光追逐它们飞快离去的背影,却也只能望着飞扬的尘土轻轻地叹息。

年华晕染出华丽的底色,一切的一切,不过是风生水起而已。

2 months ago, this page was being read.

,

Subscribe to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