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于戏剧和人生

但使相思莫相负

——关于戏剧和人生
Notes: This article is a copy from 珞珈山水, post by xiaolou (小楼昨夜)

武大本身就是一个充满诗意的地方,烟雨笼罩之时爬上樱顶,不论是对面若隐若无的珞珈山,还是背后沧桑沉稳的老图,在此刻都会让浮躁的心重新安静下来。我曾以为如今的武大已然不再是昔日那个人文圣地,我曾为如今出现的功利之风而扼腕,我曾因为如今难以感受到质朴踏实的校风而感到惋惜,然而易栋老师的课程却让我突然萌生感动。

心灵是需要安静的。但凡去欣赏一种艺术的时候,做到心无旁碍不见得是一件很难的事情。譬如欣赏音乐的时候,你大可以沉醉于肖邦巴赫贝多芬,去谈转调、轮奏和曲首冠音,而欣赏戏剧的时候,也大可以倾心于其唱词、身段和音乐之美。例如昆曲就集歌、舞、曲、乐、词于一体,让很多人为之痴迷,具有极高的欣赏价值。

其实对戏剧并没有太多的了解,决定来听课也是因为朋友每每都用极为赞赏的语气谈起艺术学系的易栋老师如何如何,其课程如何如何,勾起了自己对未知的渴望(笑),便开始一节不落地来听课程。选的是《戏剧艺术鉴赏与校园文化导论》。我倒觉得题目不是太贴切,戏剧艺术鉴赏是有的,而校园文化导论倒不必加上,并不显得亲切很多,反而有
些累赘了。课堂上给我印象很深的有这样一些戏曲片段:《盘妻索妻》(蔡浙飞饰梁玉书),越剧《柳毅传书》湖滨惜别和《咏梅》(蔡浙飞浙江小百花越剧团)。白先勇先生的青春版《牡丹亭》我是看过的,大一下的时候得了票去信息学部第一次欣赏到了昆曲,昆曲优美的唱词与温婉的唱腔总让我想起江南、想起山明水秀和诗情画意。倒觉得越剧声音亮一些,吐字么与昆曲很类似,同样动听地很。昆曲太柔,那些摇浆唱号子的汉子大概是听不得的吧,怕会被这吴侬软语给溶化了。白先勇先生在《白先勇说昆曲》里面总是提到昆曲牡丹亭中的【皂罗袍】:“原来姹紫嫣红开遍/似这般都付与断井颓垣/良辰美景奈何天/便赏心乐事谁家院”,当年年少的白先勇随着家人听戏曲,梅兰芳先生的【皂罗袍】给了他最深的印象,从此,昆曲成了他生命的一部分。自谑为昆曲义工的白先生几十年前就四处奔走,为了昆曲这一古老而珍贵的剧种不辞辛劳。从书里,我开始知道昆曲的一些历史。

昆曲始于元朝末年的昆山地区,算来已经有五六百年的历史,在戏曲里面可说是白胡须一大把的老爷爷了。昆曲有过一段极为繁荣的时期,有诗为证(宋琬):虎丘三五月华明/按指吴儿结队行/一曲凉州才入破/千人石上夜无声。然而文革时期,昆曲却被说成“封建典型”,被打入地狱,原来“上昆”班的人们被迫改唱越剧或别的剧种,有的则走投无路,一生潦倒?直至wenge结束后,这一剧种才得以重新出现在大众眼中。上昆的老艺术家们重新聚在一起,演出《十五贯》,获得巨大成功,白先生经常唏嘘,这是一次演出救活了一个剧种啊。回想走过的路程,经历风风雨雨的老艺术家们必定会泪眼婆娑,道一声往事不堪回首吧。

就这样,昆曲走到了现在。看得出老师是极喜爱昆曲的,尤《牡丹亭》。言为心声,曲尽人情,昆曲是细腻的,雅致的,“十部传奇九相思”,相思与情爱总是在细节之处流露出来。而它能将“风流俊逸的书卷气与柔情缱绻的闺阁风”演绎到恰到好处,也足以叹为观止。正是因为如此,欣赏昆曲才需要安静的心灵和擅于思考的灵魂。戏剧为何没落,看看现如今热闹的人群,喧闹的都市,吵闹的歌曲,明月清风的魅力渐渐输于纸醉金迷。

2 days ago, this page was being read.

,

    Order by : Newer | Older

  1. suny 2009-04-19
    @16:29 Reply

    东风在吹,春天马上就会如约而至。虽然万物和你的心都在萌动,但读书,总能让人慢慢沉静下来。所以,松鼠会和张撞鹿再次邀请你,来和我们一起分享阅读之美。

    这里不需要能言善辩,也不用通晓古今。不管你是文科生,还是理科生,只要爱读书,爱思考,都是最受欢迎的客人。

    也许,你和我一样喜欢读书,却没有合适的时机与他人交流,也许你想读书,却总是因为一时的懒惰而放弃。你需要一群志同道合的人,需要能督促你的人,需要能分享你阅读喜悦的人,那么——

    住在城市里,时令的更替大概正逐渐被忽视。春天了,四季又一个轮替开始了,希望读书的过程,也能变成重新发现的过程。就像李奥帕地所说,希望你

    Thinking Like a Mountain!

Subscribe to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