花开的季节

A?copy from 珞珈山水,posted by hubeiwyj (南雪)

花开了,香气袭人,看花的眼睛也变得香香的。有多久没看花了?记不得了。花气扑鼻时,我意识到红色的花蕾在绽放。想起《梦里花落知多少》,忆起那淡淡的笔调,心里忽地有了感动。

我常想,这个世界是否真有人喜欢花,不是因为它的美,不是因为它的香气,不是因为它浓郁的色彩,而是单纯的,纯粹的。怕是没有的呢。就像这个春天已过大半,我仍未曾寻到旧年的桃花。当然,山野的桃花也许正开得肆意,只是我无缘一见罢了。

校园里有一颗开满白色花瓣的树,第一次注意它时,驻足许久。

这棵树没有叶子,硕大的花瓣凸显了树的古气,没有灵气的感觉。似乎很奇怪,没有叶子只开花的树还真是一桩怪事。可是不久就证明,我错了。

在那棵直刺天空的树干上,已不见了白色的衬托,地上却铺了厚厚的一层残花,践踏的脚印随处可见。几天之后,树上取而代之的是一些嫩绿的叶子,光秃秃的只有叶子,走过这棵树的同学都在议论着。而我。居然也没有为那些落在地上的花瓣感到任何的悲悯和惋惜。

也许过去的自己和那些花太过相似。按照一定的时节开放,整齐而有节奏,不追求一些另类,自然安排着它们,它们也不曾抗争过什么。无疑,老师是喜欢乖小孩的。但做惯了乖小孩的我们,该怎么走下去呢?

之所以这么说,倒不是我自己认为现在的改变是一种什么不好的东西,或者是自己将来有一天会后悔今天的改变,只是,我想让自己尽量摆脱过去而不是遗忘过去。由于有记忆,我们才相信有这一个世界:由于有遗忘,我们才猜想还有另一个世界。

看到琼瑶似的文章在校园报刊上出现,我更加坚信男生的一句话:女孩子就爱写些缠缠绵绵的文字,其实不过是欲赋新词强说愁罢了!华丽的文字,空淡的情感一些淡淡的笔调,带些淡淡的哀伤。淡淡的忧伤确能增加一种妩媚,但它终会加深脸上的皱纹,毁掉一切最可爱的容貌。人总得仰望些什么,用灵魂撑起一个世界。

花可能认为春天是它的世界,但花开得多了,成了一种习惯,它的世界就单调了。也不是我们学不会什么,而是通常我们仰望的东西,也许明天就会被踩在脚下,成为另一种习惯,比如,那些白色的花瓣,和那些淡淡的情感。

想是梅雨季节到了。昨夜的一场狂风席卷了整个校园,叶子在湿润的泥土上积了厚厚的一层。今早风还未息。

昨天夜里,听到一朵花开的生命在狂风中悄然绽放,我的心也颤动了。花瓣又放肆了,那样美丽而洁白的花朵,开了一整夜。我知道,我不能放过任何一个花开的生命。那么美丽,那么弱小,含着泪的花朵,从母亲给予它青春的生命开始,它不能无视在苦难中成长的机会。

席慕容在《白色山茶花》中写到:花开的时候,您如果肯仔细地端详,您就能明白它所说的每一句话。就因为每一朵花只能开一次,所以它就极为小心地绝不错一步,满树的花就没有一朵开错的。我为着这句话感动了好久,一朵花,令人惊奇诧异的香息和色泽,在没有遇到适合自己开放的季节时,需要吸收养分和阳光,储蓄足够的能量等待属于自己的季节来临。而在漫长的等待中,母亲以一种红色的温馨呵护了每一朵含泪的花,用最柔软的祝福缠满了每一丝茎脉。在每一个细胞内,母亲倾注了她所有的精力与血液。母亲没有想过花开能否逃过用苦难构筑的美丽,无论怎样,花开了,就有了足够的爱和阳光。

心情如花,美丽也一瓣一瓣凋零,一场寒流的侵袭或许抹杀了无数成长的生命,但它永远淡褪不了沉淀的母爱。一些鸟儿,一些不知名的虫子,无意间爬上了树枝。嫩嫩的叶子从不肯妄弃了一个生命,即使是在自身的生存受到了威胁,它任然坚持着阳光的语言,充满力量的爱。

当春天降临在枝头,日子便绿了,当心中有了一份真正的心情,孤独就融化了。母爱如春,喃喃的告诉我,阳光从来不会被风雨打败,生命绽放的力量永远高于苦难,高于这个世界上的任何一丝孤独。

23 hours ago, this page was being read.


Subscribe to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