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生宿舍的回忆

An article from 珞珈山水, posted by crazymouth (横波)

在q上留言给夏,旋即收到她的电话,美国的23点,我看骄阳她看星。

夏的声音没怎么变,依然是老斎舍午后明净的恬淡。

那时我们四人住一间靠山径的大屋,时有小强鼠辈、天牛蜘蛛光临,真真物华天宝之地,时称天宝斋。

4个妞,有时各上各的网,各约各的会,有时一起嗑瓜子,聊八卦。生日时我们会买来蛋糕,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挖去水果,然后在争抢时抹到别人和自己身上,10磅蛋糕5分钟足以消灭。

夏是我们中间最漂亮的,也是走得最远的。我们挤过一张床(看碟),吃过一碗饭,骑过一辆车。我曾为能和这样一个mv朝夕相对,耳鬓厮磨感到神清气爽无上荣耀。除此之外我还可以YY,那些仰慕者的目光总会发散一些到我身上,是为借光。其好处在于可以骗吃骗喝,虽然最后总未实现。当我看着她被系内狂蜂浪蝶围攻而岿然不动,正感叹此妞献身学术意志之坚贞,她却跟外系的小子跑了。哦,我记得当时有些小郁闷,only you,能陪我睡懒觉,陪我早午饭并用,only~~~you~~~

好吧好吧,阳光从屋头扫到屋尾,小强和蜘蛛换了几辈,我们总归也是要走的。我记得送别的站台上,我拼命朝他们挥手“你们先走!我垫后~~~~~~”夕阳给了我一个长长的影子,我O的大大的嘴只回吸了满口灰尘。

再见再见,再见时我们再也没有了那样的八卦和那样的好胃口。

再见再见,再见时有人结婚有人发达有人生子有人不堪,而有的人却再也见不着了。

红尘滚滚而来,我站在原地,正在变老,或者成长。

8 hours ago, this page was being read.

Subscribe to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