茶的幸福,人间少年

高中同学将要结婚的消息传来,群上的公告也改成了“结婚,你准备好了吗?”很朱军化的一句话。听伊自言,因为伊意外受伤时男的真诚和不放弃,于是感动,几年的心里防线顿时自然崩溃于是从了他的求婚。一句“受伤了脸都这样还不嫌弃,以后再丑也不怕了”的话,原来聪明的男人总是这么简单就将一个女人握到了手里,让我为之唏嘘不已。彼时一直潜水的朋友的几句话和我顺势发了几句感慨幸福的话,竟然招来群上“哲人”的揶揄,不禁感叹这世间粗鄙之人果非时时处处不在,顿时没了言语的兴致。

常言的幸福就是这般的不期而至,在幸福到来的时候就如同登上天上的彩云,世界都要眼中,也在手中。我习惯于把迎接幸福的心情归结为基督徒感受上帝恩允的神圣和佛教徒领悟佛祖教诲的虔诚。人与人本是这世上无瓜葛的单体,却能在举手投足间产生此等的依赖,进而将希望和梦想交待至另一个人的手中,实在的不易。你我托付的极致,在这之后所有的繁杂不可避免得跟另一个人扯上干系,你我所说的神奇,就是这样的稀松平常,平心的接受。我们往往就这样旁观旁人所言的幸福,给自我定位,不由自主的比较你我他的幸福指数,得到谁幸福谁不幸福的结论。

如果习惯了,我们就习惯于自我安慰:我们的爱人是怎样的爱我,能付出多少;或者背叛,背叛了我什么。我们的付出是理所当然的好或者全然白费。我们满怀期待开始每一份爱情,相互比较,然后决定结婚和离婚,循环着的为了寻找自己坦然的安慰,屡见不鲜新。

我赞赏同学的决定,不仅仅是以为男方面相的忠厚诚恳,而是因为此间的一席话,如果我们从此为着这肯定放心的感觉,那么就是那样的理所当然。婚姻就是这样的幸福。

近日,和一位朋友线上争论了个不可开交,为了自然是这几日世间的纷扰,其间烧水泡茶,悠闲悠哉。我说水好,清澈映照得桌面的檀木深沉古香,干燥的茶叶色泽厚朴,植物叶片固有的闷香,又有丝竹的清新。报刊媒体长篇累牍的三鹿奶粉,垮坝矿难的报道,还有这物价,这灾难一般的天气,由然而生这种幸福的情愫。关上门窗避开车鸣人声,纷扰消无,窗外的雨暴虐,却能品茗消遣,或安心阅读,或肆意线上线下促膝玩笑。古语常言:乱世之间,难得清静,贤者在山林中,或清泉流水之畔,或鸟语花香笼蕴其中,但求无拘无束无沾尘世劣气,这样自我寻来的福祉已是十分的难得。一杯清茶,足以安心静神,吐纳自如。

先不说怎样的名贵,除去碧螺龙井的盛名,和几元一般的路边毛尖并无太大的差别。静坐煮茶,翻滚如岁月;闻之,丝丝入鼻,沁心润脾;尝之,几多的喉舌流转,由苦至涩入甜。入口即尝百味,下喉遂吞人生。若与人相约品之,对坐眼神相交,幸福莫大焉,而幸福早已经领受在心间。

我不禁想到如果你也是拥有这样的爱好,在这不谈工作的时间,你我是否会有这样的感觉。有心爱之人相伴,软语温存、耳语厮磨的风情尽在眼神相交之间。如果一生有这样的男子或女子在午后相伴,除去豪华车的浮华摒除钻石光芒的虚荣,共摊一张桌,还会有怎样的人会错失?

无怪乎善于生活的人必尝茶,而知晓自己情感所向的男子必会以茶喻女子。品茶之人必避世以求宁静,百味甘苦,尽在心中。而你我只需要其中的那一种两种,求得心神安宁。如龙井碧螺春,高贵典雅名门闺秀,修养怡人,回味深远;如茉莉花茶等清新淡雅,小家碧玉,洁身自好;如滇池红茶白毫银针茶万花之中出道彩虹,如闹市后的一片竹林,挺拔苍茫,如此种种,一一不同。求女当如求茶,无论富贵之家还是市井小民,求女不应只求蒲柳之姿,而更应该求之茶中之韵味。蒲柳历十年而衰败,腹中要是都是虚华之气则是臭不可闻,茶中韵味则三十年而不绝,老之越发馥郁芬芳。当世的女子中,李嘉欣和赵雅芝当是绝好的映衬了。

男女以茶相喻,必是爱之切亦是疼之深。这样的幸福也可以绵延不绝,夫妻恩爱。保持茶味而不散,不用担心男心迁移,也不用担心女心旁顾。说到根本,平淡当如婚姻中的幸福基础,年轻浮华散尽,三十岁以后尽是漫漫人生,若求得心之安宁,则是余下四十年的定心丸,嘴角残余五十年茶之韵味,携手一生。

送给当前的同龄人一句结尾:当是时,碧螺春,西湖龙井,此是人间少年。

4 weeks ago, this page was being read.

Subscribe to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