流年

Article from 珞珈山水,by amy1982 (不是风在吹,是我在飞)

很多事情我们都是只看得见其始点,而看不见其终点的。比如放飞的鸟,比如投入池渊的石子,比如人生。所以,至今我仍无法知晓,那些曾经的快乐与憧憬究竟哪儿去了,而今天的隐痛和无奈又将逝向何方。

小时候在河岸上放风筝,总是喜欢让风筝飞的最高最远,引来四周一片羡慕的目光。

小孩子天真的虚荣心哪里懂得高处不胜寒,哪里明白孤独者的悲哀。

躺在草地上眯着眼睛望天,才发现平日里自以为静止不动的白云,其实是以怎样的一种速度移动,是怎样的行色匆匆。它没有带走天空的美丽,没有带走春日的温暖,它带走的是我的流年。
发现这个事实是在一个三月的午后,树上还有残留的樱花,风中还有翻飞的花瓣,而我逝去的日子,却已是不堪盈手赠了。

6 days ago, this page was being read.

,

Subscribe to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