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过头顶

习惯性的喜欢在太阳刺眼的午后,用手举过头顶,想挡住些阳光,好让我看清面前的路是不是够安全。手放下来的时候,总感觉有点空荡。像甩掉了些什么,自己也不知道的东西。

六七月份的天气,太阳把树叶都快晒得融化了。很热,走在路上,我感觉呼吸有点困难。

害怕去超市了,每次去,都要提几袋东西回来。去的时候没想过要买什么,提着购物篮在里面走着走着,就不自觉地扔了很多东西进去。结帐的时候突然就有点于心不忍,毕竟,卡上也没剩多少钱了。

最怕过暑假,学校不发补贴,两个月的空档期,卡上没有一分钱进帐,却天天在消耗。受够了这样的日子,每次取钱或刷卡,还要计划余下的钱能撑多久。提襟见肘的日子,真的过怕了。

偶尔想想,如果有钱,我也不至于天天过得这么窘迫。很多东西,至少,物质方面,会让我觉得舒服。

其实,我对物质并没有太高的要求。只要能稍微改善,不让我觉得被生活所逼,我就满足了。

理想的工作是毕业了当教师,有寒暑假,却照样能拿工资。我有足够多的时间去安排自己的事情,而不是像现在,被身边的事安排自己的时间。我是个随性的人,心情不好,事情很难坚持做下去。但我却是个固执的人。

跟小何说,这个暑假要来南京看她。

小何不置可否。说出这样的话,我自己心里也没底。好像一直在忙,具体忙些什么,自己也说不清楚。有时妈妈跟我发短信,想着过会回吧,可是一直到睡觉前拿起手机才发现自己忘记了。

感觉现在总爱丢三落四,明明刚才还挂在嘴边的事情,转过身去,就忘记了。跟身边的人聊天时,常常开玩笑说,这是不是老年痴呆提前了。嘴上这样说,心里其实是害怕的。我害怕自己没有记忆的人生,活着,如同死了一般。

突然忘记了以前跟夏利在一起时,每天是怎么过的了。两个人在一起,总有很多不便的时候吧?我是个急性子,不喜欢等人,不喜欢被人等。如果这样,我是不是经常惹她生气了?以前发誓一辈子都要在一起度过的人,分手了,突然连和她在一起度的日子也变得模糊了。人,怎么会这么急功近利呢?连记忆也是。

一个人去吃饭,走在路上,我就会想,以前,和她在一起,是她等我多些还是我等她多些呢?再或者,我们根本就很少在一起吃饭?突然全记不起来了,就算偶尔记起一两件事来,也是那么的若隐若现。

或许,是我潜意识里叫自己故意忘记了?还是怎么了呢?不得而知。

只是,还有那么一个动作,一直延续着。看见阳光多的时候,我就会把手举过头顶,想挡住些阳光,或许,也想挡住些观望的方向……

1 week ago, this page was being read.


Subscribe to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