夏末秋初,我的气球

气球:

记得前年的这个时候,我们经常坐在图书城二楼落地窗户旁看书,对吧?一晃快两年了,又是同样的秋天,叶子开始泛黄,晚风吹起时有点微微的凉意。我还是有点怕冷,穿着厚厚的秋衣还时不时会不由自主地缩脖子。

我挺怕这样的季节,夏末初秋,我已经感冒过三次了。头晕的时候我就只想躺在床上不起来,可是机房里却还有很多事在等着我去做。每天八点到晚上九点,一个小小的房间里,一台转起来还吼吼作响的旧电脑。

去武商买的茶包没喝完,扔了。买的时候觉得泡起来方便,就买了一大包,回来却又懒得泡了,洗杯子麻烦。每天喝从厕所的水笼头里接来的水,尽管烧开了,却还是会闻到一股很特别的味道。偶尔去同学桌上拿几朵菊花或玉蝴蝶,自己不想买了,从来就没有喝完过,最后都浪费了。

前几天常见叫我过去玩,于是从华师一路走到理工,阳光暖暖地照在身上,感觉很舒服。你以前好像跟我说过多晒晒太阳对皮肤有好处,不过我忘了你说这话的表情。反正你总会在开心或不开心的时候撇嘴,配上塌塌的鼻子,样子很可爱。

华师的桂花开了,到处漫溢着很甜的香味,闻起来总会让我联想起桂花汤圆或桂花糕。工大路晚上都有卖的,现在也应该有吧。去理工少了,也不知道到底有没有。不过还是挺想念那样的夜晚,我们端一碗放了米酒和白糖的桂花汤圆坐在鉴主的楼梯上吃。前面有人在玩滑板,放着很响的音乐。

听常见说西院大礼堂现在不放电影了,本科时我们还经常去那里看电影。我们第一次出去玩好像也是在这里,看统一冰红茶的选秀。好像还是你打电话约的我,开始我还不想去,说要去上自习。还记得吧?现在想想自己当时真是蠢。不过梅园小操场周五晚上会放电影。那里总是很多人,灯光熄掉后就是黑压压的人头。室外看电影和室内的感觉还是有一些区别。我更喜欢室内一些。之前我也不知道梅园有放电影,是谈丽丽告诉我的,她男朋友在梅园住,攻读法律的博士学位。很羡慕他们俩,一起去武商买东西,一起逛街,一起到我们院的二楼打乒乓球。其实以前我们也是这样,一起逛亚贸,一起去群光桂林人吃饭,一起去步行街买衣服。也没什么,选择了一些东西,总得有另一些东西会放弃。我们自己作的选择,也得由我们自己去承受一些后果。

在这边待久了,突然觉得这里也不怎么样,一样的建筑,一样的人流。每年送走一批人,又迎来一批人。还要在这里读三年多,想想我都不知道什么时候是个尽头。老师节我们机房给合伙给老板买了一束紫色的康乃馨,中间插了一束很大的百合。从武测后门抱到机房时,一路上不断有人回头看我。这种感觉就像我曾经买花送你时一样,从理工一桥走到升升,我都不敢抬头看周围的人。这么多年了,这点还是没有改进。

丫头说让我十一去深圳玩,给我报销来回的路费。我说不了,可能去你这。其实我也不知道来得了不,总是担心突然有事把自己卡在了机房。你问我十一来不来,我也只是很支吾。角色太小,身不由己。上次视频时看到你脸上又长痘痘了,肯定又忍不住跑去吃辣的了。还是管不住你自己的嘴巴。

我们楼下也有人养了只猫,很胆小,看到有人就赶紧躲起来。不像你们楼下的那只猫,还蹭你的脚背跟你撒娇。

秋天泛黄了思念
也凋落了我的洒脱
当心情淡成一片细叶
你便浓成了那束最温暖的阳光

中午从机房出去吃饭,我总喜欢去离机房最远的那个食堂。一路上慢慢地走,看头顶的树木怎样坚挺它们的信念。想着如果你在身边,我们牵着手看操场上的人疯狂奔跑。食堂里的饭都一样,无论点什么,最后吃在口里的感觉都只有一个,咸。以前我们每周都
会出去吃饭,还记得那家西北人开的饭店吧?你在那里被我劝说了好久,才最后敢用筷子夹一点苦瓜放进嘴里嚼。

去年还经常跟师兄师姐出去凑分子吃饭,现在他们都走了,除了偶尔跟常见一起出去吃,平时都在食堂对付了。在武汉待了五年,突然就哪里也不想去了。一个人,不想动。以前你在武汉,我们还经常出去玩。你不在身边,突然就变得很懒散了。哪儿也不想去,有空了就只想睡觉。

我妹妹今年也搬校区了,离我越来越远了。开学到现在,我一次也没有去过她的新校区。我妈打电话过来怪我不关心她,其实我是真的忙不开。我也挺想过去看看她,也挺想过来看看你。

气球,天气冷了,少吃冷食。有空没空多喝点开水,早点睡觉。还有就是,别动不动就跟我生气,那样容易变老的。
最后,过来,咬一口。
印上两个鸭掌印。
                              鸭子

5 days ago, this page was being read.

    Order by : Newer | Older

  1. suny 2008-09-19
    @23:29 Reply

    秋天泛黄了思念
    也凋落了我的洒脱
    当心情淡成一片细叶
    你便浓成了那束最温暖的阳光

Subscribe to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