凌波

春日睡懒,在明丽的清晨醒来是一件幸福的事。推开门窗,在阳台上舒展筋骨,眺望远方,只觉得神清气爽,活力倍增:想发奋,想和远方的亲人通信,想和梦中的她道声早安。

下楼去,希望找个怡人的去处,于是闲庭信步,徜徉在一步一景的校园中,枫园,湖滨……执拗的脚步终于停了下来,又到了凌波门了,就像回到了梦里。

“凌波不过横塘路,但目送芳尘去。”凌波门让我想起了“洛神赋”,想起了“青玉案”,想起了大理公子的画中之师。“凌波微步,罗袜生尘”。喜欢凌波门这个名字,胜过武大的其他地名——浪漫的樱园,芬芳的桂园,秋暮的枫园,寒香的梅园。它让我重新理解了它所背靠的那座山:一位仙子在东湖边临风泼墨,她的画笔活泼,她的体态轻盈,她眉头微颦,似思似嗔。画卷初成,墨迹未干,她飘然而去,留下一副细致的笔架。笔架化成了一座矮山,于是就叫落架山。后来小山沾了灵气和珠光宝气,有了一个华丽的名字:珞珈山。

思绪回转。凌波门外还没有很多的车流,清晨的雾气还笼罩着近在咫尺的湖面,远处隐约可见绿的山和纵横的湖堤。坐在湖边的石凳上,湖风徐徐吹来,就像母亲的手轻轻抚摸着你。多好的一个早晨!这里是我们曾经约定见面的地方,约定中的目的地就在门外的公汽站牌上,算来也只有区区的几站路程,但现在却离我这么远。“试问闲愁都几许?一川烟草,满城飞絮,梅子黄时雨。”为什么还有这么多的愁呢?是因为美人离去,还是因为佳期已过,约定成空呢……

昏昏然间,想起诗经中的一句:出其东门,有女如云,虽则如云,匪我思存。在这儿踯躅彷徨又算什么呢,难道我还期盼看到别的女孩子的凌波微步吗?不如归去吧。只是心中还是出现了那个声音:早安!

2 days ago, this page was being read.


Subscribe to Comments